叉叉电子书 > BL电子书 >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

第25章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第25章

小说: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溃盎疃牟还悄懔粼诠腔疑系募且浜驮购蕖O衷谠购抟丫ⅲ阆衷谥皇歉黾且涞募崽澹媸倍蓟嵯ⅲ圆判枰桓鐾暾牧榛昀闯性亍
  “不是你替代了她,而是让她本就空白的人生变成你的,而且,这具身体已经不是人类了。”
  失去了液体的复制体开始苏醒,睁开那双漂亮的黑眸,只可惜那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倒影出眼前所见的一切,像个木偶一样没有反应。
  “剩下的你自己决定吧!我去鬼蜘蛛那边,他败了。”
  远处那惊天动地的战斗已经结束,两只伪龙的妖怪把岛毁了一半。不过正因为是同属性的妖气,龙罗正好把鬼蜘蛛身上的龙气吸个干净,不但成功扼止了自己快消失的身体,还变得更加强大了。
  失去了妖龙气息的鬼蜘蛛变回了一摊烂肉,虽然还在蠕动着,但再次重生得一两天吧?
  弯腰拾起鬼蜘蛛掉落的斗鬼神,满意发现它被这纯粹的妖气洗礼后更加锋利,身为剑灵的悟心鬼更是因为快要升级而陷入沉睡。
  把刀别在腰间,我握住自己的灵魂之刃向龙罗冲过去,算是对他没有下阴手的回报,我也没用别的阴招。
  单刀对抗双刀还是会魔法的双刀麻烦了点,不过我要的也仅仅是近身而已。
  单手挡住压下来的双刃,另一手已经握住那柄短小的匕首,一瞬间,只是一瞬,那柄匕首就没入了对方的脑袋。
  趁着它陷入假死状态,我立刻把它封印起来,妖怪的生命力真是非常旺盛,这让需要保留它们肉体的我觉得太麻烦。
  这几只兽掉落的武器全都被我没收,我决定把它们回炉重造,正盘算着能不能把这座岛上的那什么鸣动之釜一起搬走,桔梗美女就裹着狒狒皮找过来了。
  看样子桔梗已经和那具身体融合,考虑了那么久还是决定活下来吗?
  桔梗沉默地看着满地还在蠕动的碎块,明白了,“这是……鬼蜘蛛?”
  “也可以这么说。”我把一颗有着蜘蛛灼痕的心脏递给桔梗,“你一定奇怪鬼蜘蛛为什么不止防御能力强还打不死,那是因为他的身体里没有心脏。现在,我把这心脏送给你了,你想让他活着就留下,你想让他死就毁掉,反正死在你手里他也挺高兴……”
  桔梗垂眸望着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想了很多也可能什么都没想,最后把心脏放在一堆碎肉上,看着那碎肉把心脏包裹住,慢慢融合其他碎肉。
  连她这个死人都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更何况鬼蜘蛛。
  “我走了,奈落。”
  骄傲冷艳的巫女坚定地往前走,一步一步消失在远方。既然重新来过,她想做的事情有很多,这次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
  “切,又被扔掉了。”鬼蜘蛛虽然已经恢复原样,但还处于无法动弹的后遗症中,只能望着桔梗的背影直到消失。
  “那你想怎么做?”
  “当然追上去,先XXX再OOO……”脑内剧场活跃过头,鬼蜘蛛淫/荡地笑起来。
  “那么祝你成功。”我扯了扯嘴角,施舍给他一个怜悯的笑容。桔梗可不是一个被占了肉体就会对那人倾心的女人,所以我才在当初把没有心脏打不死的小强送过去,“另外提醒你一句,现在你自己保管心脏,死了就不能再复活了。斗鬼神我拿走了,要武器的话去找刀刀斋打一把。”
  “罗嗦!”鬼蜘蛛躺在地上不动,手却缓缓贴在胸口,听着那强有力的心跳,才终于觉得自己完整了。
  当初奈落送他去见桔梗之前就扣下了他的心脏,对此他很不满,后来却庆幸。桔梗的武力值太高了点,好几次差点让他变成碎肉无法恢复,要是心脏在的话,他早就不知死过多少次了。
  还好,他终于自由了,而且桔梗也没杀他,这是不是说明他可以再进一步,比如做些有爱的运动?
    
                  
 
意外
   解决了蓬莱岛上称王称霸的伪四圣兽,打开这岛上结界的动力源鸣动之釜,差点没被吸进釜里被红莲业火烧成渣。然后诡异地联想到孙悟空被太上老君扔进八卦炉里炼丹的场景,不由得囧囧有神。
  咱可没有孙猴子的大本事,就不去挑战这堪比三味真火的地狱之火了。
  也许是感应到那四个妖怪的死亡,这座岛上自愿跳进炉里封印住它们大半力量的守护巫女奏飘了出来。当然,因为和这座岛紧密相关的融合了,所以龙罗和鬼蜘蛛毁了半个岛的大战还是伤到了她。
  只不过,就算没有附加伤害,她的灵魂也快消失了,她在火中苦苦煎熬,终于等来了转机,那几个剩余的孩子再也不会被迫害致死了。
  接过巫女递出来的封印着那四只妖怪力量的盒子,我以照顾那些半妖小鬼为由,要求她把这损坏了大半的鸣动之釜封印让我带走,最后是拆分回炉重铸还是修补都看我心情。
  我觉得我越来越有雁过拔毛的风范了,上次出门遇到雪妖直接拐回来当冰块制造机,直接把她当成冷冻仓库的守门员;上上次遇到一个修仙修成妖怪的石怪,不但回收了他身上的四魂碎片,还把他师傅那个一把年纪的老仙人也拐来了,顺便没收了一只会把人吸进去融化的葫芦和一个有山有水把人变小当宠物养着的盒子,我留着当小仓库放些水果之类的干货了……
  把鸣动之釜收好,再把封印着龙罗妖力的勾玉扔给鬼蜘蛛,他俩的龙气本就相似,就像龙罗可以吸收鬼蜘蛛的妖气一样,鬼蜘蛛也可以反过来吸收它的。
  至于鬼蜘蛛为什么没追着桔梗一起走?呵呵,谁叫鬼蜘蛛不会飞,我们来的时候坐的那条船已经被刚罗毁掉了,而且桔梗可是有死魂虫的。
  奴役式神造了最简单省事的竹笺,带着鬼蜘蛛和剩余的半妖小鬼还有岛上半妖死亡后变成的一堆莹火虫一起离开,留下人去楼空的孤岛渐渐消失在浓雾中。
  上岸没多久就被守株待兔的杀生丸拦住,鬼蜘蛛那混蛋早就在下船的时候追着桔梗的味道跑了。
  偏头躲过凌厉的剑气,如深渊般冰冷的气息溢出,一道无限接近满月的冥道在空中张开了狰狞的大口,眨眼间便又消失无踪了。
  杀生丸果然是个天才,明明对战豹猫的时候才只有一丝残月的冥道居然变得如此巨大,可见绝对下了不少功夫。如果说以前我可以在10秒内秒杀他——当然是包括偷袭之类的手段——那么现在就要花1分钟了,外加一定机率的冥界游。
  “……”相看无语,杀生丸绝对是个闷骚!
  敌不动我不动,我淡定地和杀生丸对视,身后的半妖小鬼们被杀生丸冰冷的妖气刺激得抱成一团。
  我很有耐心,特别当对方是个美人的时候,我的耐心就更好了。
  杀生丸那张完美的冰山脸巍然不动,金色的眸子到是跳动着一些复杂的东西,就是因为太复杂了,所以变成了纠结。
  终于,他施舍般的动了动唇,成田剑优雅的声线配着这张冷脸刺得其他人的小心肝不小心多蹦了几下。这不,后面的几个小萝莉探头探脑地望过来,一触及那张英俊的冰山脸,最容易害羞的那个还红了脸。
  “那个女人身上有你的妖气。”
  “很正常,我前几天还和她住在一起。”抬手做了个吹笛的动作,“她是个好老师,吹出的笛声也非常美妙。”
  “的确……”杀生丸想起什么似的沉默了,然后想起自己来见奈落的目的,“你知道我父亲……天生牙的冥道怎么才能变成一个完整的圆?”
  看起来杀生丸想问的不是天生牙的问题,不知怎么改口了,我挑了挑眉,却也顺着回答。
  “有时候真相是很残酷的,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可以去问死神鬼,他曾经是这个招式的主人。”
  至于没有铁碎牙在场而无法发挥冥道残月破完整力量的天生牙及其主人杀生丸会不会被死神鬼给做掉……咳!我们绝对要相信配角光环比主角还高的杀殿会成功,死神鬼就是一推动剧情的炮灰而已。
  本来按照一般情况,得到想要消息的杀生丸绝对会毫不犹豫走人,给对方留下一个潇洒如风的华丽背影。但他现在还站着不动,换句话说,就是他大爷还有事情要问,作为回答对象,要乖乖配合,坦白从宽,做好情报汇告。
  “那天,你说我不明白父亲留给我天生牙的意义……”杀生丸金瞳微不可察地游移了一下,我猜他大概想起被扒了衣服的那幕了,这小动作逗得我差点笑出来,“那……是因为什么?”
  本来以为父亲指的是留在天生牙上面的冥道残月破,但直觉却告诉他不是,尤其在奈落指出其中似乎隐藏着的巨大秘密时,这感觉尤为强烈。
  杀生丸难得迷茫了,而且还是在曾经想千刀万刮的敌人面前暴露出来,在下一刻收敛心神之后,他觉得有什么改变了,但改变的是什么东西却完全不知道。
  我被死要面子活受罪代表人物之一的杀生丸同志难得一见的可爱小动作逗得心情不错,也就没藏着掖着,反正他迟早也会知道,就当作饱眼神的报酬。
  “铁碎牙是斗牙王为了保护十六夜而打造的妖刀,想要发挥它的全部威力就要有一颗守护的心。而且为了防止其他妖怪得到,他在上面下了结界,这就是他留给犬夜叉的原因,犬夜叉作为半妖无法再进一步了……”
  “天生牙则是铁碎牙的一部分,因为拥有打开冥道的能力而分离出来,作为救赎之刀变成独立的个体。妖本无情,虽然这对于修炼有好处,但它在能力到达某种地步之后就无法进步,无法突破瓶颈变强,有些更会后退……”
  “天生牙在认主后,会和主人的情感共鸣,从而潜移默化,提醒和帮助主人更好地了解自身。你从一开始的目标就错了,只是想跟随并和父亲并肩的想法正好阻止了你前进的步伐,见识过他的强大力量而看不清本质,执着于外在力量忽视了他本身也是一步一步走到那个位置的……”
  “你要做的不是一直跟在他身后前进,而是不断超越自己,最强的敌人永远只有自己而已……”
  长篇大论,在猎人养成的习惯不小心就漏出来了,不过该说的也说了。比如铁碎牙和天生牙的兄弟关系,杀生丸的弱点,至于他有没有听进去就不关我的事了。
  总结一句话就是,杀生丸的心不够强,因为还会被他父亲左右,想要变得更强,就必须破而后立。
  “……”
  嗯?怎么杀生丸还不离开?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吧?
  仔细打量着思考者造型的杀生丸,猛然发现不对,那双漂亮的金瞳黯淡下来,居然连周围的景象都没倒映。而且,海风的味道海水涌动的声音也消失了,我看着海浪定格在空中的画面黑线了一把,再看看后面几个同样如化石般的半妖小鬼,顿时明白神久夜使用了那个时间静止的法术。
  不过到底是什么时候施展的?杀生丸到底有没有听说我的那长篇大论啊!不会白白浪费口水了吧?
  懒得再重复一遍,我吩咐式神把后面几个小鬼带回白灵山,这几天都是满月,为了以防万一,这式神都是用现代的高级纸剪出来的纸人。
  放弃了吃豆腐的打算,我摸摸他肩上那毛茸茸的尾巴过了把瘾就向着村子前进。把一袋水果和零食放在村里和邪见待在一起的铃旁边,我在村口找到了一支被半插在泥土里的翠笛,它的主人显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