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BL电子书 >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

第17章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第17章

小说: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妖狼们互相撕杀中,唯有东方洞穴的钢牙手下没事,他们好像早就知道危机来临,在豹猫出现的时候死伤最少。
  各妖狼族首领不时用刺探的目光看向闭目且不发一语抱膝而坐的钢牙,各种猜忌揣测,在场的几乎都起了歹意,尤其是知道钢牙身上有两块四魂碎片的时候。
  “你们说够了没有!”
  霍然睁眼的钢牙的一拳击碎身旁的石壁,那凌厉的眼神扫过所有妖,令他们一窒,然后恼羞成怒地怒目回视。
  “在这种危及的时刻,我们妖狼族还在内斗!想死就别拉着族人陪葬!”钢牙缓缓起身,“我要去取回五雷指,回来的时候如果你们还自相残杀,别怪我不客气了!”
  “别嚣张!”“东方的别太过分!”“别以为你有四魂之玉就可以为所欲为!”其他洞穴的首领何曾受过这种气,纷纷露出杀意,狼本来就是好斗的动物。
  就在这时,从洞口缓缓走进三只年龄特别大的老狼,灰色的那只一吼就震住了其他小辈。
  “一群不长进的混账!把妖狼族的脸都丢尽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计较那种事,我们妖狼存活到现在是因为什么啊!因为团结!一群混账!”
  “消消气。”另一只雪白的老狼劝慰了一句,转向钢牙,“这次试炼我们同意了,请务必带回五雷指,未来的王。”
  五雷指做为妖狼族的宝物,每次出世都会诞生一位新王,所以取回五雷指的试炼也被列为妖狼族最高级的试炼,成功的话就是妖狼族新的王。
  只是该试炼太过恐怖,接受试炼的有好几百人,至今无一人回归。
  “哼,那是当然!”钢牙哼笑着,卷起一股旋风离开了。
  枫之村,食骨井。
  残破古旧的食骨井传出急促的呼吸声,一只纤纤细手抓住井沿,奋力撑起半个身体,然后把背后鼓得老高的背包扔出来,最后自己也爬出井口,累得瘫倒在草地上。
  井的旁边有一张用藤蔓做成的吊床,很大,躺三个成年人都绰绰有余,但上面只有一个银紫短发的婴儿和一堆鬼画符模样散乱的卷轴。
  一个深色蓝底和服的男人席地而坐,顺手把包里的东西倒出来,一堆未来产品散落一地,和这古代的环境完全不搭。
  调料,食谱,药谱,武器谱……一张张凌乱不堪的打印纸中,详细地例举了这些东西从原料采集到晾晒烘干,又或者打造组装的流程。
  粗略归类然后用术法封入卷轴中,我可没有什么空间袋,这穿越女也没有,只好用这种方法了。
  事实上,我试过自己用灵力开辟一个随身空间,但掌握不到要领,有一次居然把这个妖怪的身体凭空吞掉大半,差点化不了人形。
  这些东西应该暂时够我忙的了,如果还差的话,让这穿越女或者戈薇多跑必次也没关系。
  我觉得很沮丧,明明我也是借尸还魂的穿越者,偏偏因为穿来的时候自动绑定身体,融合度99以上,导致那食骨井不给面子,穿不过去。
  不止是这个世界,其他世界也是,每到一个世界就会自动绑定一个身体,被我占了身体的倒霉鬼会全部被我融合消化,契合度达到100。
  更诡异的是,一旦寄宿的身体死亡,我的灵魂就会以死神的形态解脱出来,在这个世界再次附身的话,契合度就只有50了。
  当然,在不想活的时候我试过自杀,但不能用凶器伤害自身,就像前个世界往胸口插了几刀,都把心脏搅碎了,也只是生了一场大病。
  借助外力,比如有人杀你就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握着别人的手捅向自己也可以成功死亡,如果嫌弃太麻烦,直接跳楼也可以。
  啊,话题扯远了,刚刚说到食骨井不识货,就算我已经融入这个世界变成原住民了,灵魂还是个泊来货啊!居然认不出来!太失望了。
  货品清点完毕,我把赤子抱起来,这家伙也太小心了,表现得跟个普通的婴儿无异,不留下任何破绽。
  可惜没用,穿越女最强的是什么,是剧情啊!赤子你这家伙已经被揭了老底了,不过我倒挺喜欢,最近越发变本加厉地逗他玩,他也不吱声,只能偶尔送几个眼白过来。
  “好了,还有最后一样东西。”
  “不是吧?还有?”
  穿越女一反疲态,从地上跳起来,她已经从井里来来回回不下二十次了,每次都背回一大袋重死人的打印纸,早已累得不行了。
  想当初,她没穿越之前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穿越后同样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生的贵族小姐,这种跑腿的体活力差点要了她半条命。虽然她有穿越大神给的外挂,提那些东西都是小case,但她的心累了啊!
  为什么犬夜叉的最大反派会这么熟悉现代的东西啊!为什么他要的东西千奇百怪啊!为什么他要什么调料的制作流程啊!
  掀桌!度娘傲娇伤不起啊!成天对着电脑伤不起啊!来回跑的伤不起啊!求知欲什么的伤不起啊!
  内心处于咆哮帝状态的穿越女猛然发现危险的临近,一个抱着婴儿的黑影当头罩下,声线低沉优雅,带着嘲讽和薄凉,调侃人的时候更添一份恶劣。
  “走不动了?要不要我帮你推进去?”佛曰,你不如地狱,就推你入地狱。
  “哇啊,不,不用了,我还能支持。”
  穿越女惊恐后退,逆光下,她只能看到对方优美的下颌勾起,然后啪嗒一下踢到树桩,失去平衡掉进食骨井。
  薄唇张合间,她只听到这次的任务内容,“日暮神社的丛云牙,带回来!”
  无数光点从身边涌起,井上的风景由蓝天白云变成灰败的屋檐,穿越女挫败地往上爬,不敢怠慢任务。
  事实上她试过反抗,比如说暂时留在现代这边不过去,但每超过任务时间一小时,她脸上就会多一条狰狞的伤痕,不痛,但看上去很恐怖。
  第一次完成任务回来的时候,她的脸完全血肉模糊了,只能诡异地包起来,见到奈落后才解除。
  接下来是第二次,第三次……家里挤出时间找了好些高人都没办法解除这毁容,只能妥协了,那些打印纸也是家里帮忙弄出来的。
  现在,她说了要求后,就坐在豪华的椅子上喝着果汁,看家里的保镖在神社里进进出出,很快就找到目标了。
  这把丛云牙看上去很华丽,尤其是刀柄上那颗巨大的宝石,封印都压不住的邪气冒了出来,意志不够坚定的人眼神恍惚,已然成了刀灵的傀儡。
  这次奈落没规定任务时间,但穿越女一刻都不敢耽误,拎着剑就走,她真的怕了,毁容什么的太可怕了,她才不要。
  当她从井里爬出来的时候,眼睛差点脱框而出,一道天雷咔嚓地劈下来,雷得她风中凌乱。
  她看到了什么——那个伪婴儿气势汹汹地趴在奈落衣襟倘开的胸前,还把那人扯着衣襟给压在了草地上,略带苍白的前胸皮肤全都露出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穿越女觉得自己像个机器人似的,好不容易才把意思表达完整。
  凶残的大反派和天真无邪的伪婴儿这才发现她的存在,那两双同时望过来的眼睛让她压力山大。
  “没什么,只是赤子饿了,想喝奶而已。”
  “去死!”
  如恶虎扑食的的婴儿生生从奈落的胸口咬下一块皮肉,面无表情地嚼着,血顺着婴儿肥的下巴在襁褓上润湿了一大片污渍。
  “很痛!”我抱怨了一句,胸前的伤口很快就愈合了,然后也懒得起身,直接把穿越女连同她手上的丛云牙用旋风卷走,“替我向杀生丸问好。”
  缓缓撑起身体,从草地上坐起来,还有点酸软无力。
  “消气了没,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戳戳赤子粉嫩的小脸,然后不小心又被开始成长的猛兽咬断手指,感叹着,“你真是越来越不好伺候了。”
  刚刚抱着赤子调戏的时候突然心口一痛,整个身体都无力了,赤子当然也从我手中掉落。
  心一急手一带,只抓住襁褓一角的我和赤子一同摔在地上,赤子没摔到,我当了他的垫底。
  但是他的姿势很不好,呈69式趴在我脸上,我脑袋着地吃痛的瞬间不小心张嘴了,差点把某只小小鸡连同一条白嫩的小腿咬断。
  赤子马上就觉察到危机先咬了我一口,然后趁机脱离危险地,接着就被他气势汹汹地压在胸口上。
  我空出一只手压出他的挣扎,另一手解开了和服的上衣,露出来的皮肤全都似被火烧一样,先是红得发黑,然后表皮剥落,最后被身体自愈,恢复原状。
  “怎么回事?”赤子拨开我的手,把衣襟扯得更开,下面被烧焦的皮肤也慢慢恢复正常了。
  我刚要回答,那穿越女就回来了,于是就小小地开了个玩笑,哪知现在的赤子不好惹啊!居然硬生生咬下一块皮肉,痛得我瞬间就皱眉了。
  “不要发呆!”阴森森的语气威胁着,然后颈部一痛,这次他留手了,只留下两排带着血丝的牙齿。
  “好吧好吧!我们要先回一次白灵山了,悟心鬼大概出事了。”
  把赤子扔在吊床上,我理了理和服,然后把自己留在枫之村的痕迹消灭干净,顺便把从神乐那拿到的四魂碎片交给最猛胜。
  最猛胜嗡嗡飞了半天,终于到了目的地,把碎片按进一具枯骨里。顿时那枯骨妖气四溢,惊起洞里的飞蛾无数。
  同时,被旋风卷上天的穿越女摔倒在某冰山男面前,晕头转向地没了知觉,抱在怀里的丛云牙跌出来,冰山男嘴角抽搐了。
  这种方式的送货上门,还真是让人不快啊!
  海边,犬夜叉一行人已经找到了百鬼蝙蝠的洞穴,还救下了一个和妖怪相恋的人类女人,得知了百鬼蝙蝠现任的结界守护者是她的女儿紫织,而且,那女孩和犬夜叉一样是半妖。
  半妖对半妖,犬夜叉真的要对紫织下手吗?
  白灵山脚,一间敲打声不停的打铁坊灯火通明,铁炉的火舔炽着一把黑色的长刀,浓烈的黑气让火焰的颜色都诡异起来了。
  “成功了,快成功了,我的得意之作,斗鬼神!”
    
                  
 
四方之乱(中)
   小小破败的庙宇曾经是伤者的天堂,无数落败逃亡的武士都无法忘记有着清冷面容,却温柔美丽的巫女小姐。
  偶尔妖怪出没,巫女小姐便会安抚一笑,独自提着弓箭消失在树丛,然后带着一些药草回来。
  可是,这个天堂闯入了一只恶鬼。那恶鬼窥伺着,无时无刻不纠缠着巫女,对其他人甚至伤员都不留情,更有一次废掉了一个武士的五肢(四肢加某个地方,你懂的),如果不是巫女小姐及时阻止,这人怕是没命了。
  恶鬼很强,被巫女小姐的箭射中也只是破了个洞,很快就长好了,生命力更是惊人,就算四分五裂也可以恢复原状。
  无奈之下,巫女小姐只能和恶鬼同进同出,任由嚣张到极点的恶鬼大摇大摆走在身侧,时不时因为各种原因伸出魔爪,然后被巫女反击。
  这天,觉得不安的桔梗背上弓箭再次前往奈落的城堡,化身为牛皮糖的鬼蜘蛛自然也跟上。
  阴森的城堡还是没有任何人气,如鬼城一般屹立在半山腰上,穿过被加强到恐怖的结界,弥漫在城里的瘴气让桔梗皱起好看的眉。
  “啊,对了,奈落要我告诉你,他说他搬家了,这座城是留给犬夜叉他们玩游戏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6

你可能喜欢的